绯柳

楚留香王者原耽,是个鸽子。头像是师兄。写东西全靠意识,腐癌退散。

没有背景

草稿流漫画
《我的师傅是个云梦》
每天画三小块儿,别转载。mua。
里面会乱入一些我吃的cp,不过大部分都是游戏真实日常。

谢谢这位云梦小姐姐用自家儿子帮我圆梦 @微光 一个瞎鸡儿涂的涂鸦。请收下。

@微光 我要给这个小姐姐画图表示感谢了。疯狂流泪。一直蹲不到华仔,然后小姐姐开着华仔小号陪我在华山武当溜达了一下午啊呜呜呜她是天使吗我死了。

一个小声哔哔

虽然平时日常挺搞笑的但是我是真的觉得武当是个很让人觉得悲伤的门派。

我就这么和我的沙雕美人师兄认识的,有机会写个游戏日常玩儿。

我寄人间雪满头

序:

  :“我这条命是程凌道的爹娘留的。”
   青年的道袍已经破损不堪,漆黑的发散落下来,和银色的袍子在暴雪中一起凌冽翻飞。他像是自言自语,又像是在和围着他的那些人说。语气冷冷的,比华山的风还要再寒人三分。碎骨的凉。
   他站在悬崖边,手上抱着一把剑。周身环绕着杀伐的气。像是护着自己,也是护着那把剑。
   剑是把好剑,由难得一见的千年寒铁所铸。这样冷的天气,这剑怕是早已冰的手不能握。那青年却像是取暖似的。用通红的指尖细细摩挲着剑鞘上的纹路。小心翼翼的将脸贴在剑柄上,合上了眼睛。
   旁人见他嘴动了,好像说了什么。但是风太大,这人的声音太小。他们听不清。
   手中持剑的华山弟子早已布阵严阵以待。武当弟子也已蓄气持力,做好了束缚此人的准备。武当掌门邱居新手持拂尘,目光沉沉。他在腹部蓄力,喝出声如钟鸣。听的外门弟子心中一紧。:“逆徒,事已至此,还不知反?”
    青年周身的气化了邱居新倒出的威压,柔柔的护在他周围。他已经不想再去听什么了。没什么好听的了。
   他抱着那把剑,脸上带着笑;喃喃着。:“哥哥,我们走吧。”
  青年抬起头,抱着剑。微笑着看向掌门。问道:“掌门,生亦何欢,死亦何苦?”
  风无涯坐在轮椅上,眉头紧皱,轻轻敲着椅背。每敲一下,椅背上就多一分裂痕。他抬起头,声音里带了威胁的意味:“华山武当世代交好,但是此剑对华山来说意义非凡。还望您多多理解。”
   青年终于抬起了头。他抚着剑,像是抚摸着谁的手。雪席卷了天地浩大,白了一头他的青丝。他抬头,朗声道:“在下兄长程凌道。有幸拜入华山门下,习浩然之气,御极寒之剑,入七杰之队。得世人敬佩。这等功绩皆为华山所赠,我先代兄长谢过。”
   说罢,他重重将膝盖砸在了地面上,将那把剑护在腹部,面对所有华山长老,武当同门,一叩首。额头磕在石土上,猛的砸出了一片伤口,雪中裹着沙砾弄的伤口一片脏污。然后抬起头。:“在下武当叛徒程凌肃,承蒙掌门收留,师门指点,同门照顾。功法略有小成却失道心,盗华山宝剑,扰师门安定。愧对掌门同门。今后在下自愿革除武当师籍,从此一人做事一人当,与武当再无联系。”话罢,二叩首。沙砾又深入皮肉两分,青年的额头一片红青之色,鲜血顺着面颊汩汩流下。染的眼角一片绯红。
    他站起身,将剑匣脱下放在一旁,撕了那碎的破破烂烂的道袍,只留了件单衣,将剑绑在了身前。静静的对迟迟不肯动手的众人鞠了一躬。:“如此,在下便告辞了。”随后便准备驾轻功离开。
     邱居新正欲发话,风无涯已经敲了敲扶手,:“动手。”
   一支箭,带着急促的风声穿过程凌肃的肩膀,血花四溅。程凌肃猝不及防,被箭的冲力猛的带倒在地。邱居新瞬间冷了脸,寒声道:“前辈这是何意。”风无涯看向他:“这人已不是武当弟子。”:“他是否还是我武当弟子由我判定,前辈不必如此费心。”风无涯指向程凌肃:“那还烦请邱掌门让贵派弟子将我华山七剑之一的遗物交还。”
    :“哥哥……哥哥,我们走,我们这就离开。”程凌肃拖着几乎被废的一条肩膀。慢慢的向悬崖边移动。一边爬,一点低声喃喃的对着那把剑说话。:“我们回家,我们回家。我带你回家。”有眼尖的门外弟子看到了程凌肃的小动作,邀功心切,抬臂便射。本想一箭封在他的腿前的路上,让他无法挪动,却不想因为狂风,且自身箭术不精。一箭射穿了程凌肃的小腿。钢箭穿过骨头,将他的腿钉在了地面上。程凌肃猛的回头,表情狰狞了起来。不等那门外弟子反应。他便被一招鹤亮翅当头锤下。双眼一翻便昏了过去。原本悄无声息的众人瞬间骚乱。趁此机会,程凌肃一把将钉在腿上的剪拔了出来。抱着剑翻身滚下了万丈冰崖。
    武当掌门再也端不住那副架子。挥手怒道:“全体弟子下崖寻人!”
     但是三天过去了。一个月过去了。一年过去了。程凌肃像是从人间蒸发了一般。悄无声息的从世界上消失了,带着他的躯壳,带着那把剑。
      再也找不到了。

    

  

明人不说暗话,清和风月中霜里道长新号蹲一个华仔,一起撞剑与匣的奇遇。求你了给我个华仔吧我需要一个华仔。

一个战损的祝红小姐姐

兜兜转转,守着那个人的影子独自淌过千年红尘。总算等到了他。
惊鸿一瞥,乱我心曲。